黑金属组诗(上)

言之・温经天・2014-01-04

 

黑金属,真正的孤独是多么必需,和真正的爱一样。


荣 光

 

火焰剥离黑白之日 吞噬词语

诞生以前  人间属于神

星辰的后花园

杂草和巨树繁茂的样子

千年后扶栏看不尽水泥丛林

那时  血性滚烫默契

一样宰杀不尽的牲畜  不一样豢养

新颖进化的餐饮  一样的咀嚼

以他类的血肉

供养自我之躯

因无名的征战  无名的祖先消逝

连同无名的我们

又因记载的荣光旁证了  羞耻

羞耻却不曾沉寂

这片面目混杂的土地

生涯沉淀在鹅卵石体内

神祗无声无息  远走  走成了边陲

而火焰  烧不尽眼眸和眼眸里的你

每个人  每个你

每个边陲都深埋着一个英雄

巨树是他躯干 

杂草乃他发须

 

 

悬 浮
 
你认同他生是重生

相似的脸庞不同的发型衣服

构成后来的此在

那以前称之为幻境

可以撰写小说涵盖往昔未来和内心时钟

却无法扫荡每一个此刻

占据了又无从感应

当阅读者会意文辞界碑的内容

深层的疆域显影于他们脑间

每一个书写的此刻就这样

被他们复印与继承

复印着变形  而  另一个此刻

另一个你丧失了生活的艺术

仅凭词语模拟日常作息

茫茫然祭奠太阳神

昏昏然邀月共舞  迟钝于流水

不解于雷电  无知埋葬了史料与孤独

是为实境  但无法自证

心灵的空白带清洗掉情与仇

小说有始无终

那么撰写者此刻又是哪一个你呢

因此过去未来和此刻混为一处

不停地循环嵌入

轻而易举地弑杀了时间

你困坐于午夜的床头也就可以称之为

悬浮在万物的核中

 

 

钟 摆
 
命定的孤独之外并无清冷

百草抱团取暖或曼舞

天地一线孕育无穷

策马之际  你的身姿如此好看

令我忆起去年埋葬的枯藤

今日又破土  尽管这一切繁荣

终被钟摆往返  荡平

理想舟楫被天外飞叉一击即中

旅途又将如何继续

对面石垒  苔藓湿滑  湿滑重重的

星球  怎么飞行

怎么唱出隐秘的名字

以致水更清澈  花更娇艳  老人年轻

盒子里的爬虫

爬不出天地  低吼着勇气

梦见换了人头  而蹑步依旧

跋涉在灯火湿滑的城市

来来回回躲避钟摆震荡  我们的人生

我们的金属  质地沉黑  回旋必为宿命

 

文章作者

温经天
温经天

美将继承孤独的遗产。

评论·0

同步到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