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啸草原 蒙古金属

专访・Monster,苏鲤鱼,侘寂_,大猫・2014-01-06

  • 00:17 / 05:20
    Until June

    勇敢的心

    艺人:颠覆M

    专辑:Until June

    00:00 / 05:20
  • 02. 战马
    长生天铁骑
    00:17 / 05:20
    Ben Kyle

    战马

    艺人:长生天铁骑

    专辑:Ben Kyle

    00:00 / 05:20
  • 03. 十丈铜嘴
    九宝乐队
    00:17 / 05:20
    Drink The Sea

    十丈铜嘴

    艺人:九宝乐队

    专辑:Drink The Sea

    00:00 / 05:20

喧嚣急速的金属riff,悠扬的马头琴,金戈铁马般的滚滚重音,穿越天际的歌声,呼麦与和弦猛烈撞击,时而委婉嘹亮,时而疯狂令人不能自拔。偶尔琴声苍凉如临大漠,疾风呼啸如草原一望无际。大家随着节奏摇摆,汗湿衣衫,POGO不断,而偶尔的潺潺音律又撩起一阵民族情怀让人沉醉其中。

 

这样热血沸腾的场景常常出现在颠覆M乐队的现场上,以颠覆M为代表的独特的蒙古金属旋律触动着每个人的神经。


从唐朝乐队开始,中国金属乐始终在模仿中探索,在摸爬滚打中寻求超越,并不断尝试将民族元素融入金属乐。近年来,在内蒙古生长的年轻人,就将蒙古族的乐器和文化融进他们的音乐中,形成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独特风格:蒙古金属。

 

 

颠覆M:成军十年,蒙古精神 

 


这支来自内蒙古海拉尔的金属乐队,从初出茅庐到如今成为蒙古金属中的佼佼者,已经十年了。贝斯手潮洛蒙说:“颠覆M这十年来,我们从未改变的就是对音乐认真执着的态度和对未来永远持有的信心!”


大家平时都称呼潮洛蒙为“大拿”,也许是因为他的能干。他7岁开始学习手风琴,15岁开始学习马头琴。当乐队缺一名贝斯手时,他就学会了贝斯;当乐队需要将呼麦的元素融入音乐时,他便戒烟,学会了呼麦。


初来北京时,一切看起来都不是那么顺利,一年之内他们只接到了八场演出,好不容易接到一场演出,却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场,那个时候已经是早晨了,观众也只有十多个。生活上,颠覆M也度过了非常艰难的时光。他们住过车库,冬凉夏暖,自己烧炉子接烟筒,还会有鸟儿飞进屋子,每天吃两块二一斤的饼丝,好不容易炖一只鸡,结果鸡肉却根本咬不动,大拿笑着调侃道:“还是年轻牙好!”


“谁都会碰到艰辛,但是从艰辛到成功的过程是自己最大的收获。现在谈起那段生活,我觉得真是最美好的时光。” 


2005年吉他手王杨和主唱王斌加入之后,颠覆M在形式和风格上均做了一些变化,以双主唱形式出现,演出也多了起来,所有事情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采样手黑查加入乐队之后,第一张专辑《蒙古精神》被重新录制发行。那些加入了民族元素的歌曲极为受大家欢迎,这更加坚定了颠覆M最初的想法,如何把民族元素与金属完美地结合起来,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一直在思考、探索。


这张专辑的名字,可能正是他们通过这张专辑想表达的。蒙古精神在他们看来,包含两种含义,一是勇敢的探索精神,二是人与自然的和谐。“我们的祖先敬畏大自然,因为她是哺育万物生灵的母亲,她给予我们一切生存方式的历练,勇敢豪迈的品性,风雪锻炼的体魄。我们尊重我们的伙伴,尤其是马——蒙古族铁骑辉煌历史的功臣。”大拿说。


《Inner M》这张专辑录制完之后,新的吉他手良子加入颠覆M,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巡演。谈及巡演,大拿说相比参加音乐节,巡演是一种更好的锻炼队伍的方式,他们明年还会巡演,还会以最认真的态度去对待每一场演出,才能对得起主办方和观众,才能得到满意的回报。


当你打开在颠覆M的小站主页时,你可以看到非常醒目的一句话:“请别跟我说什么风格,我们没有风格的概念,我们不做教科书式的东西,很抱歉!”在他们看来,风格本身就是一种限制,如果先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框架,那么就永远无法发挥你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就像笼子中的鸟儿无法体会雄鹰的视野一样”。


2013年,颠覆M也独立制作发行了他们的新专辑《Duguilang》,11月还在内蒙四市进行了北归巡演。这张专辑中,在坚持做他们“自由”的金属乐基础上,他们将蒙古民族的元素更好地融入了音乐,作品更加成熟,同时还请到了漫画大师陆明完成了logo的设计。大拿说这张专辑的主题是环保,希望唤醒大家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热爱它,保护它。

 

 

长生天铁骑:游牧民谣,异教氛围 

 


蒙古音乐里面可以挖掘的元素非常多,比如长生天铁骑乐队就把“游牧民谣金属”与“氛围异教民谣”融入到音乐中,吸收了蒙古民谣、萨满祭祀乐、佛教音乐、中国民乐与黑金属等多种元素,让人印象深刻。尽管比颠覆M出道晚,但他们打开的新空间不容忽视。


马头琴的凄美、民谣吉他的深邃与托布秀尔的轻快使民谣音乐饱含着原生态的淳朴与禅宗之清净;而轰鸣的重失真、磅薄的呼麦长啸配以嘶鸣的马头琴,一支异教金属乐队的骁勇彪悍呼之欲出。


乐队的主要创作人员张天然负责编排演奏吉他、贝斯、马头琴、托布秀尔、口簧琴、呼麦、黑嗓。曾师从著名金属乐队窒息乐队吉他手寇征宇,并向都兰乐队呼麦手胡斯勒学习马头琴呼麦。张天然曾经在采访中表示,他本人一直想组建一只很能代表自己民族、历史和文化的乐队。“音乐不仅仅是听觉上的,更应该传达出一定的思考,所以我想组建一只这样的草原金属乐队。事实上,草原的文化在中国主流文化里是出于弱势的,但这其实是由于中原文化的偏见所成,所以我希望有一只能再现草原骑兵英雄的乐队。” 


长生天铁骑用作品证明了他们在中国民谣金属界不容小觑的力量。2010年,他们发布了第一张专辑《血祭萨满》,但在那个时候,铁骑只是张天然的“单人”乐队。到了2012年下半年,铁骑才成为一支真正有四名成员的乐队,并开始一起排练,准备现场演出。


乐队自2010年发行作品以来,不断受到包括美国MTV,英国Terrorizer,德国Legacy,中国“草原骑兵英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国内外媒体的好评。乐队于2012年10月签约美国Metal Hell Records,于欧美地区再版专辑 《Sunesu Cavalry(鬼骑)》;此次再版除收录乐队2012年新歌《战马》以外,还对所有作品进行重新缩混制作,并由乐队马头琴手对部分作品的马头琴旋律进行再创作。


世界各地的民谣金属、以及维京金属,他们所展现的个性与信仰是非常吸引人的。而如今,民谣金属已不再仅仅属于欧洲,亚洲的民谣金属已经悄然崛起。而铁骑,就是走向世界的一匹骏马。

 

 

九宝乐队:蒙语唱词,古老血液

 


九宝是一支更为年轻的乐队,他们选择了以蒙语为主的唱词,加上别具一格的曲调,细细听来尽是古老文化的底蕴,成为他们的一大特色。而对于刚出道就受到众多关注的九宝来说,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2011年,几个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在大学毕业后组建了九宝乐队。成立至今,贝斯手与鼓手有过细微的变动外,其余成员依旧,如今的成员有主唱阿斯汗,贝斯手敖瑞峰,民乐伟力斯,马头琴手朝克,鼓手丁凯。他们各自有着不同的音乐经历,而因为一个梦想聚集于此,成员们对民谣金属音乐的执着也是九宝乐队成立两年便迅速发展,在业界获得众多好评的重要因素。


九宝乐队在传统美式金属的节奏里加入大量蒙古民乐元素,在重摇滚根基的演奏方式下大量运用民族乐器,搭配上独具蒙古特色的呼麦与长调,形成了风格鲜明的民谣金属乐队。听过九宝乐队音乐的人一定记得他们悠扬又不失强劲的曲调,巴拉莱卡琴明亮的高音在金属音乐中强劲却不显突兀,与马头琴声相辅相成,和谐的搭配让整个曲风别具一格。


仅仅两年的时间,九宝乐队便在业界获得较高的名望,并得到众多摇滚群体的肯定。2012年他们发行的专辑《Arvan Ald Guulin Honshoor 十丈铜嘴》获得中国摇滚乐金榜首推,在一周评选内名列前三甲,并获得了英国金属网络媒体Metal Apocalyptica给予的4.5分高度评价。


单曲《十丈铜嘴》以一个蒙古族民间鬼故事为主线,描写了主人公被一个十丈大的魔鬼追杀,姐姐在变为十丈大的魔鬼之后吃掉了家中的牲畜以及主人公的父母亲,最后开始追杀弟弟。激昂的蒙古曲调伴随着滚滚重音,将主人公的心理过程描写得恰到好处,即使不能听懂蒙语唱词,听者仍能随着起伏的旋律陷入迷幻深邃的梦。


九宝乐队以出色的现场表现与独特的乐风获得了世界级金属音乐节Wacken Open Air中国区选拔赛年度总冠军,并奔赴德国参加Wacken露天音乐节盛世。2013年10月2日,九宝乐队参加了长江迷笛音乐节,与众多实力乐队同台演出。


一个英国金属网站这样评价九宝乐队:“简单的说,这应该是今年的中国金属唱片之首,这不仅是因为《十丈铜嘴》是用蒙古语演唱并将中国民族音乐与重金属相结合,或因为这是九宝乐队的首张专辑,而是因为他们完全的原创性是无可比拟的。来自内蒙古的九宝乐队将各种乐器串连在一起,制造出的音乐超越了大部分来自东方的金属乐队。”虽然这段评价有明显的情绪成分,但对于刚起步的乐队来说,确实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


2013年11月,乐队携第二张专辑《九宝》进行了多地巡演,同时还获得了2013中国摇滚迷笛奖最佳新人奖,年轻和高昂的创作激情让我们有理由期待九宝会给我们带来更多惊喜。

 

(图 涂斐大官人)

 

评论·0

同步到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