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了禁忌之地的玩命老外

他们・李卤味・2017-10-30

  • 01. Perfect 10
    White City
    00:17 / 05:20
    Perfect 10

    Perfect 10

    艺人:White City

    专辑:Perfect 10

    00:00 / 05:20

在阿富汗玩摇滚,需要多少条命?

记得在多年以前,就一直在电视新闻中看到阿富汗战火连天的新闻。而时至今日,阿富汗仍然笼罩在塔利班挥之不去的阴影之下,无数年轻人没有机会好好体验属于自己的人生就被迫扛起了枪走上战场。当炮火轰鸣习以为常,歌舞升平也就成为泡影。但仍然有那么些胆大包天的人,在这片连文化活动都备受管制的土地上摇滚了起来。


undefined

 

成立于阿富汗喀布尔的摇滚乐队White City由三个玩命的老外组成:主唱兼贝斯手Ruth Owen(英国)、吉他手Travis Beard(澳大利亚)、鼓手Andreas Stefansson(瑞典)。



主唱Ruth Owen天生就有着一个不羁放纵爱自由的灵魂。从小受到庞克教母Patti Smith、实验音乐人Michael Patton、Kim Deal以及Pixies乐队的女贝斯手们影响的她,14岁便开始玩起了乐队。18岁时,她成为了英国知名乐队Echobelly的贝斯手。


undefined

Echobelly


经历了六年的Echobelly贝斯手生涯之后,Ruth将自己在音乐里的摇滚精神投入到了更大的环境中,她成为了一名新闻工作者。她为BBC工作,并到一艘船上参与过军队训练,协助军事行动,向军方介绍如何与战地记者共处。久而久之,Ruth便感觉到自己这份工作多少有些乏味,于是在2009年,她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应阿富汗喀布尔的朋友的邀请,独自前往当地。


undefined


当Ruth真正到达喀布尔的时候,她发现这座城市并不是完全像媒体所描绘的那样。当然,新闻里报导的战乱确实不假,但喀布尔不仅仅只是一座被战火吞噬的城市。喀布尔有群山环绕,有滑雪胜地,还有那些在战火里幸存的古迹和高楼大厦。路过城里的3D电影院和休闲场所,看着小朋友们追逐打闹,如果不是因为身边的铁丝网和手持AK47的守卫以及耳边偶尔传来的枪声,喀布尔根本与其他发展中的旅游城市没有两样。


undefined


现实当然是残酷的,阿富汗并不太平。邀请Ruth前往喀布尔的友人在那里从事冲突地区的战地记者工作,后来那位朋友调职后,Ruth便接下了友人原先的工作,更一度深入军事基地。她发现那里还有很多其他老外,但为了人身安全,大家很少冒险离开军事基地。


undefined

吉他手Travis Beard


当一个穿着拖鞋骑着自行车留着爆炸头的疯狂男子,在军事基地突然走来问你要不要加入乐队当主唱,你会是什么反应?Ruth就是在这样戏剧性的情况下遇到了乐队的吉他手Travis。噢对了,她的反应是:“好啊!”


Travis向Ruth展示了喀布尔更不为人知的一面,这座城市充满了想要一展所长的地下音乐人。Ruth的摇滚灵魂再度被点燃,她搬离了有着防护墙的军事基地,和White City乐队的成员聚到了一块,投入了音乐创作和排练。这时距离Ruth到达阿富汗仅六个月。


undefined


当三个不安分的灵魂合而唯一,自然是会更加躁动。White City不局限于只是创作和演出自己的作品,他们还想方设法给喀布尔的所有年轻音乐人一个舞台。2010年,White City想在一个没有举行过音乐会的场地举行一次音乐节。


这是后塔利班时期第一次摇滚演出,大家都带着迟疑的态度:资金从何而来?演出途中会否遭到袭击?当地人们会否暴怒?他们还有另一个担忧:这里的人会否允许女主唱上台演出呢?毕竟在仍然保守封闭的阿富汗社会,女性的地位与男性完全不对等。


undefined


但他们还是豁出去了。没有华丽的演出服,穿着T恤牛仔裤照样摇滚全场,Ruth甚至没有用头巾遮住自己的头发。不知道是因为她是老外还是什么原因,观众们没有半句埋怨,全程投入到音乐中。又或者在那一刻,人们早就把性别、种族、宗教的标签抛诸脑后了,就把这看作是摇滚的力量吧。


undefined


那次音乐节在喀布尔的公共花园成功举行,在这三天里,大家不仅一起摇滚,还分享了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但其主要目的还是为当地无法接触世界文化的年轻儿童打开视野,用音乐鼓励他们积极面对生活。


undefined


而在2011年“Big in the Stans”巡演期间,White City欣慰地发现,自己乐队就像一个纽带,将不同国家、地区的音乐人都联系了起来,这股影响力深入到许多自己从来都想象不到的地带。就算在最破败的地方,也有才华横溢的音乐人在坚持音乐创作。


undefined


但身处战争时期的国家,总会常常与危险近距离接触。身为战地记者的Ruth认为自己算是颇有胆色的人,就算曾经在巡逻时IED炸弹于自己不远处爆炸,又或是在枪林弹雨中穿梭,都不曾感到害怕。但她唯一一次感到害怕的时候,是有一次她与一位阿富汗女性朋友到巴基斯坦边境拍摄一个项目时。


当时,那位正在接受她采访的女性友人突然神色紧张地告诉她:“我们要马上撤离了!”因为那位友人无意中听到了有人通报当地守卫:“你们这里有个外国女人和一个阿富汗女人,你们快点过来,抓到了就是你们的了。”接下来就是一场真实版速度与激情山间飙车追逐。Ruth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其实她担心的是那位接受她采访的阿富汗友人如果一同被抓住了,自己会感到内疚自责。


undefined


但似乎再多的凶险也无法把这群不怕死的老外吓跑,反而让他们更加热血沸腾。2013年,他们参与了一场更加摇滚的音乐节——在喀布尔举行的女性摇滚音乐节。到场的550多名女性中,有十五六岁稚气未脱的青少年,也有看起来端庄成熟的年轻妇女,其中不少都是为了逃离家庭暴力和不平等包办婚姻而背井离乡到首都寻求庇护的人。尽管她们的未来一片迷茫,但当下的她们是自由的。


undefined


White City作为组织团体之一以及演出嘉宾上台表演,与台下女性们一起撼动喀布尔那个夜晚。她们摇滚她们呐喊,她们不顾形象站上椅子甩头,头巾甩掉了也毫不在乎。如果所有压迫人性的东西能随着那个晚上一起释放该有多好。


undefined


White City在阿富汗一直摇滚到了2015年。随着当地局势的动荡和塔利班蠢蠢欲动的复辟趋势,White City不得不放慢乐队发行新作品的脚步,但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前行。Andreas和Travis仍在喀布尔从事音乐事业,Travis亲自导演了一部名为《摇滚喀布尔》的纪录片。


undefined

《摇滚喀布尔》


而Ruth仍然是当初那个一个行李箱走天下的自由灵魂,她回归了记者生涯,奔走于时政新闻最前线。下一站会去哪里?她自己也不敢肯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她绝对不会停下来。


undefined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