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武汉,躁动的朋克之都

言之・AngelaDaddy・2017-11-24

  • 01. scream for life
    SMZB生命之饼
    00:17 / 05:20
    十年反抗

    scream for life

    艺人:SMZB生命之饼

    专辑:十年反抗

    00:00 / 05:20
  • 02. 格瓦拉
    愤怒的狗眼
    00:17 / 05:20
    愤怒的狗眼

    格瓦拉

    艺人:愤怒的狗眼

    专辑:愤怒的狗眼

    00:00 / 05:20
  • 03. 长恨歌
    AV大久保
    00:17 / 05:20
    大时代

    长恨歌

    艺人:AV大久保

    专辑:大时代

    00:00 / 05:20
  • 04. 燃烧
    管制
    00:17 / 05:20
    武汉之声

    燃烧

    艺人:管制

    专辑:武汉之声

    00:00 / 05:20

我不会晒了我手中的酒,更不会松开我的拳头。

躁动不安的朋克之城 

中国应该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像武汉那样自带朋克气质了。


——在武汉,出租车司机会经常拒载乘客,就像真正的朋克永远都不会向傻x低头一样。


  


——在武汉,街头巷尾香辣油腻的热干面与这座城市火辣的天气相映成趣。


 


——在武汉,到哪里能都听到当地人用“个斑马”互相问候交流。


 


——在武汉,随处可见的涂鸦墙叫嚣着这座城市的张扬。


 


——在武汉,VOX Livehouse里的年轻人彻夜地Pogo、Mosh和呐喊。


 

对于武汉这个工业城市,朋克的兴起似乎与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公有制经济体系当中,武汉是一个重要的工业城市。武汉朋克身上具有近似工人阶级的特点,他们表达的态度和内容与在经济发展中被打压到底层工人的愤怒基本相似


和武汉人的性格一样,简单直接也是朋克最初的特点,用简单的节奏配合失真爆炸的吉他Riff,发泄着对政府与社会的不满,如此赤裸裸又字字确凿。


 


整座城市充斥这躁动与不满的元素,而这些正是朋克滋生的温床。


紧握拳头,高歌抗争


武汉真正被称为“朋克之都”是因为一支叫“SMZB生命之饼”的传奇乐队。

SMZB生命之饼的主唱吴维说:“有人问为什么说武汉是一个朋克式的城市,因为我们。”作为“武汉朋克暴乱团”的领头羊乐队,他永远是高举朋克抗争旗帜的那个。



而在纪录片《绝不松开我的拳头》中,就以武汉第一支朋克摇滚乐队——SMZB(生命之饼)的发展为线索,通过那些有幸保存下来的破旧卡带和珍贵影像,带我们回到九十年代,看看那个肃静时期那些武汉朋克是如何在地下世界将反抗的精神之脉续存。


 

           武汉朋克暴乱图,李巨川为“武汉朋克”绘制的演出海报。


正如导演王水泊所言:“在他们所反抗的制度变成一个巨大的monster、一个无法撼动的怪物的时候,他们依然在一个非常狭小的空间里,用他们所能发出的声音去呐喊。”


那个时代,总有我们现在无法想象的疯狂。

 

那些你不得不知的武汉朋克乐队:


(一)生命之饼

SMZB生命之饼是成立于1996年,武汉第一支朋克乐队,也是中国最早的朋克乐队之一,可谓是一代传奇,经历了几次人员变动后,于2003年更名为SMZB。2005年结束了欧洲巡演后,乐队加入了一个吹奏苏格兰短笛和风笛的成员,在传统的Old School和Street Punk里融入了民谣的元素。


 

                                                                                       

SMZB已经存在了二十一年之久,从一马当先为武汉朋克布景,到坚持至今,一直专注于青年对城市的情感宣泄和社会的愤怒表达,坚持为社会不公呐喊,延续朋克反抗精神。

 

(二)愤怒的狗眼

被称为“武汉朋克暴乱团”之一的朋克乐队愤怒的狗眼,前身是江苏的“痊愈者十八”乐队。

1988年的春天,主唱王峻平和贝司手施旭东为了逃避南京温和的“文艺”环境,而来到了纷繁杂乱的朋克之都——武汉。


 

                                                                                             

乐队作品讲究节奏和旋律、感觉与技术的完美混凝。常常在瞬间里爆发出骇人的嘶叫,惨痛得直揪良知未泯的人心。

 

(三)AV大久保

取名于一部香港电影,新浪潮朋克乐队AV大久保同样象征着:浪漫、有趣、怪。2006年在武汉成立,他们的音乐风格多样化,独立创新,各种色彩糅杂在一起:新浪潮、实验噪音、朋克舞曲等等任何看过他们演出的人都不能给出准确的风格定义,但内核却是朋克本质的那种真实。


 

                                                                                         

它既不同于一针见血的朋克批判,也不等于对时事世事的全盘否定——它会质疑和锐化其中的漏洞,带着B级片的戏谑,用行动说话,以求改变它。他们独树一帜,象征着当代朋克的转变,风格和态度基本代表了武汉青年的一切特质。


当代朋克之殇?

在纪录片《绝不松开我的拳头》有一幕我记得特别清楚:

电影记录胡娟与吴维以前的那段感情,本是追求梦想的朋克眷侣,却最终以离婚为结局。

“我不希望我们把玩乐队变成从事政治,我更希望像一个艺术家那样活着。”胡娟说。

“我想要追求公平自由民主的社会,我选择用乐队去表达”吴维说。



最后定格在两人独自走在路上的画面。

两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越走越远。

 

生活与音乐理念的背道而驰,是无法调和的最大原因。从乐队建立至今,吴维始终对主流的反叛意识和致力于思想解放。而胡娟则已开始追求更多艺术专业领域上的尝试和创新,而非政治意味浓厚的音乐。


 

                                                                                            

这也是当代朋克面临最大的一个转变,年轻人大多关心的是自己“私人化”的东西,而不再是对社会与政治公共性的批判


现在,武汉仍享誉“朋克之都”称号,VOX livehouse里畏惧的年轻人依旧挥舞着四溅的汗水与啤酒,嘶吼,碰撞;新生代乐队如春笋般涌现,在CD、巡演、音乐节的流水线上奔忙;作品开始敢于谈及政治,但喊出的一定是安全且讨巧的口号。


 

                          2012年第三届武汉朋克音乐节


“摇滚乐是一个魔鬼,这个魔鬼还一直在我心里,但是你在这个社会上就是要控制住这个魔鬼。”属于“武汉朋克暴乱团”的死逗乐(le)乐队主唱张海在回想那段乐队岁月时说到。


曾经彻夜狂欢的朋克少年有一天也会老去,即使以前满嘴脏话的愤青们也逃不过成长的宿命,变成了不得不把愤怒隐藏更深的理想青年。他们在回忆起自己年轻时在舞台上自己那个疯狂的模样,已经是轻描淡写。

 

 他们或许终究有一天也会成为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油腻中年人”,你可能永远想也不到身边那个大腹便便的同事曾经是一个在台上留着鸡冠头、唱着唾骂政府社会歌的朋克党,唯有手臂上的纹身「绝不松开我的拳头」铭记那段充满怒吼、汗液与荷尔蒙的岁月。



“武汉朋克”已经消失了吗?

不,只是时代的变迁将年轻人的思想浸渍得更加彻底。不向文化审查妥协的“SMZB”依旧希望以一己之力让朋克大旗不倒,但当年的“武汉暴乱团”成群结队的场景恐怕已难以再现。中国朋克乐发展同理。

 

现今的娱乐消费时代,已有许多朋克乐队开始从地下走进主流舞台,从愤怒偏激到青春欢脱,也演变出许多符合大众口味的流行朋克等类似风格。以至于很多人下“朋克已死”的定义。


 


但是,当代朋克已经窥探到一种可能性,在体制的缝隙创造“自由”,并从这一时刻起,朋克开始了在中国的特定情境里行进的逃逸之路。至于以后的发展会如何,这将是不可估丈的方向。


即使属于朋克的时代正在离去,我仍希望这些一代又一代不断涌现年轻朋克乐队能用朋克音乐将当代青年的想法勇敢呐喊出来。


                                             

文/编辑:AngelaDaddy

文章作者

评论·0

同步到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