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期刊首页 #华语#华语流行

834 那时代

那时代   
本期音乐为大陆八十年代流行音乐专题。

大陆华语流行音乐三十年来,经历了几个重要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八十年代初的模仿阶段,例如张蔷、张行、陈汝佳等,这些歌手一直以翻录国外及港台音乐为著称。那时候这些歌手的专辑可以销售出去上百万张,其中“迪斯科女皇”张蔷的专辑销量超过两千万张,进入全球排名前三,因此还登上了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但是由于后来港台音乐的入侵以及原创音乐的崛起,这些歌手因缺乏持续的创作能力而逐渐没落。但是他们的崛起为中国的流行音乐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并对中国流行歌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第二个阶段是初步原创的阶段。八十年中期的郭峰、童孔(早期又叫张海波)、周峰、程琳、臧天朔、蔚华、常宽等歌手都出了一批有质量的创作专辑,导致创作型歌手逐渐崛起。这个阶段由于台湾的侯德健、罗大佑、刘文正、蔡琴、齐秦、齐豫、苏芮等歌手的作品已经在大陆逐渐传播开来,致使大陆原创歌手的歌词内容、唱腔手法等都发生了一些更为通俗的转变。这里特别提一下几个人,他们对大陆的流行音乐发展起到了至为关键的作用。

一个是侯德健,他在八十年代中期由于特殊的“政治”原因,从台湾跑到了大陆。他的到来不仅成就了程琳,还带来了歌曲创作以及乐器、录音等技术的革新。另外一个是来自四川的郭峰,他是大陆第一个在歌曲中使用了合成器的原创歌手。还有一个是刘索拉,刘索拉在八十年代末期和九十年代初期发布了多张具有超出时代内涵的实验专辑,这些专辑的伟大之处在于具备探索精神。

第三个阶段是西北风阶段。八十年代后期,出现了大量的以内陆西北地区传统文化为根基,歌唱黄土情结的歌曲作品。这些作品承袭了民族民间音乐的音调,让接受者易于共鸣;最后形成了流行音乐的一个胎儿——直抒胸臆,不拐弯抹角,情感真挚,易于上口。“西北风”的发端是由《信天游》开始的。1987年,这首动听的都市流行小调由广东歌手王斯首唱,成方圆、张静琳(安雯)等在一系列大型演出中将其“推广”,最后由程琳在春节晚会上将其“普及”。在大量的“西北风”作品中,其中以范琳琳的《我热恋的故乡》《黄土高坡》,崔健的《一无所有》,杭天琪的《信天游》,胡月的《走西口》,那英的《山沟沟》,最为突出。

第四个阶段为摇滚乐的崛起阶段。在九十年代初,滚石唱片旗下的魔岩唱片的灵魂人物张培仁以及贾敏恕从台北来到了北京,签下了唐朝乐队、张楚、何勇、窦唯、王勇、方科等摇滚乐队与音乐人。并成功于中国大陆推动摇滚乐浪潮,引起巨大文化效应。这些歌手的出现直接导致了中国摇滚乐的崛起。但是摇滚乐毕竟只是一种音乐,无法让他负载太多的重任,摇滚乐既是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也是虚无的享乐主义;既是逃逸的窗口,也是封闭的暗巷;既提供了反抗的新能量,也是政治的麻醉药。(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省略五千字...)

第五个阶段为校园民谣阶段。其实校园民谣并不是一种音乐风格,而是一种音乐现象。校园民谣歌曲以率真性情的流露为根本,用散发着浪漫朴实的词曲,打动了无数青年的心。校园民谣发迹于八十年代初期,台湾的“新民歌运动”的发展,出现了以叶佳修、李建复、潘安邦、罗大佑、刘文正等为主的校园民谣歌手,他们的作品广为传唱,如《外婆的彭湖湾》、《童年》、《龙的传人》、《雨中即景》等作品。大陆在九十年代中后期,由于受到台湾校园民谣的影响,出现了郁冬、老狼、叶蓓、高晓松、赵节、小柯、朴树、水木年华等较为知名的校园民谣歌手。

第六个阶段为北京新声阶段。“北京新声”是在九十年代末期由颜峻提出来的,在颜峻的《北京新声》一书中收录了麦田守望者、地下婴儿、鲍家街43号、子曰、张浅潜、清醒、超级市场、新裤子、花儿、秋天的虫子等乐队的图片和文字,以全然不同的视角深入探讨这股北京新声代音乐文化。1997年之前,中国的摇滚乐刚刚经历过“魔岩三杰”神话的破灭,人们对于摇滚乐的认知还停留在“苦大仇深”的阶段,多数人认为摇滚乐就是对生活的反叛,摇滚乐手们都是在和生活“死磕”。当时摇滚乐坛的主流风格是重金属音乐,而摇滚明星也无非是这么几位:崔健、黑豹、唐朝以及“魔岩三杰”。这时,一帮时尚、简单的年轻人带着与之前完全不同的曲风横空出世,以轻松不沉重的态度告诉世人:摇滚乐并不沉重,而正像新裤子在《摩登天空1》里的单曲名字一样,他们大声宣布:这是《我们的时代》。

第七个阶段为独立音乐阶段。2000年之后,由于受港台音乐以及西方音乐的影响,大量具有独立创作精神的音乐人高密度的出现,致使流行音乐的发展出现了更多新的表达方式和可能性。2000年时,有几个事件需要特别提一下,如周杰伦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Jay》、迷笛举办了第一届迷笛音乐节等。(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此处再省略五千字...)

也许,谈论任何时代的堕落与虚妄都有点为时过早,但是终究有梦吧,来自青春的梦。这一期音乐的歌手相对于大部分年轻人来说并不是太熟悉,但是我相信音乐是具备根性特征的。无论过去还是未来,文中提到的及未提到的音乐人和他们创作出来的作品给我们留下了足够多的青春证明与印迹。在我们琐碎的时光里,带来了无数的感动。

本文的形成中参考了大量的资料,可能在行文上并不是太严谨。但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本文的目的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中国流行音乐这三十年来的发展史,如有纰漏,欢迎大家指正。

另外,本期音乐中的“梨花又开放”与“一个人在途上”虽然已经在乐好听之前的期刊中出现过,但是为了保持歌曲的代表性,所以这两首歌曲最后还是加了进来。

封面来自任曙林的摄影作品集《八十年代中学生》。

-- 落在低处 2016/06/29
落在低处 落在低处 2016-06-29

Loading...

Artist: Loading...

Album: Loading...

00:00/00:00

Loading...

Loading...

你们的支持,会让乐好听走得更远。

已有55人表示感谢>

相似期刊

评论·0

同步到
 
http://www.vxiaotou.com